来自 军事 2020-01-17 09:32 的文章

雪野砺兵,感受训孕妇稻森泉bt练与实战的“温差”

1月14日,新疆军区某步兵团在进行高寒山地徒步机动训练。

    三九时节,天山北麓,呵气成霜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间,全副武装的新疆军区某步兵团“猛虎三连”中士朱立琪翻上一座雪山,发现被冰雪覆盖的山体早已“隐藏”了它原始的面貌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有特征的参照系,完成雪地行军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”朱立琪仔细对照地图,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跨昼夜训练,“猛虎三连”的百余名官兵,将在茫茫雪原上,快节奏、大强度地完成行军、观察、伪装和射击等13个课目的连贯作业……

    “牛人”云集,缘何战场“折戟”

    “多课目跨昼夜训练不简单,不只要求每一个课目都过硬,最重要的是检验综合战斗素养。”朱立琪出言谨慎。

    其实,他是个“牛人”——曾在国际军事比赛中斩获金牌,还是团里射击、体能等多个训练课目的“武教头”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。采访中,现场负责导调的团参谋长尚阳,说得最多的也是“综合战斗素养”。巧的是,他同样是个“牛人”——曾参加原兰州军区组织的参谋业务竞赛,夺得单项第一名。

    尚阳说,综合战斗素养被这个团的官兵看得如此之重,源于一段耐人寻味的经历:

    这个团的基础训练扎实,远近闻名。前些年,该团战士孟龙夺得全军10公里长跑冠军、战士李晓辉夺得全军400米障碍冠军……组队参加“国际军事比赛”,包揽“安全环境”项目比赛第一。“牛人”辈出,先后有8名官兵荣立一等功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就这样一个很多单课目都冒尖的“金牌团”,连续两次在上级组织的综合大比武中失利。谈及原因,尚阳毫不掩饰地揭开团队的“伤疤”。

    原三连连长张皓是全团最能跑的干部,连年夺得5公里武装越野第一名。团里让他带队参加陆军“精武-2018”比武竞赛。在复杂背景下、规定时间内需要完成多个课目连贯作业,他们虽然跑得快,却在形态相似的丘陵地形上一时“找不到北”,结果跑错了方向,贻误了“战机”。

    同年,师里组织七天六夜连贯作业的“坚韧奇兵”比武竞赛,团里挑选了多名“金牌选手”组队参赛。虽然一直在行军、综合体能等项目上遥遥领先对手,然而展开夜间侦察、夜间射击、野战通信等课目比拼,却得分垫底,最终综合成绩排名靠后。

    战场非赛场,并不是单课目的对决。“不能沉醉于‘第一’的光环里沾沾自喜,必须客观认识不足、深入查找问题。”该团党委“一班人”先后多次召开检讨反思会,共查找出42个问题184种表象,逐条抓整改。

    “把单课目连贯起来进行跨昼夜训练,是新年度训练转变的具体措施。”跟连队一起训练的一营营长田志强说。

    找到自己最薄弱的那块“短板”

    完成滑雪行军后,朱立琪第4个到达指定地点。脸上的汗水未干,连长潘青锋又立即让他们对附近地域的10多个目标进行射击,并对3个目标进行观察和报知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……”一阵清脆的枪声过后,朱立琪带领班组成员打开地图、掏出望远镜和指北针,从确定站立点开始,逐一观察目标。

    一边观察、一边量算,就在朱立琪识别完3个目标准备上报时,连长潘青锋却当场宣布:“射击满分,但观察报知超时,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出现这样的成绩,一旁观战的营长田志强并不感到意外。他告诉记者,过去的比武竞赛中,射击的分数比例通常很高,也造成官兵们在这个课目上花的力气最大。由于训练时间被挤占,观察报知、通信器材操作等课目往往存在漏训现象。

    时间的天平,按下这一端,另一端就会翘上去。为了比武竞赛摘金夺银,一些部队单项苦练、尖子突击的现象并不鲜见。然而随着战争形态的不断发展,对官兵信息化装备运用和战术战法创新提出了更高要求,仅凭“一招鲜”已经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一个拳击手,勾拳练得再好,若不补强其他技能,要击倒对手也并非易事。朱立琪和其他几名官兵参加国际比赛归来,对照本职专业,分门别类列出弱项课目,在补差训练阶段进行固强补弱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朱立琪在雪地里缓慢匍匐了数十米后,将夜视仪掏了出来,在黑暗中搜寻目标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朱立琪发回了抵近侦察后的数条“敌情”信息。尽管有的信息还不准确,但潘连长对朱立琪的训练还是充满了信心,“比上一次又有了进步”。

    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,一群人才能走得更远

    “砰!砰……”雪地行军途中,突然一阵枪响,多名战士“中弹”。

    “听枪声,对方兵力不多。”排长张旭阳带领一个排的战友交替掩护围了上去。